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坚定地加强金融统筹监管

2017-5-4 8:09:54      点击: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

考虑到过去几年中国股债汇市场的波动,微观层面风险事件频繁爆发,以及监管不协调导致监管套利的流行,再加上外部输入性风险加大,强调金融安全正当其时,十分必要。我国正处于一个艰难的转型期,防风险是转型成功的基础,一般而言,经济风险主要发生在金融领域,因此,始终维护金融安全的确是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

有研究表明,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与转型国家经济增长缓慢或者放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金融体系的落后,即所谓的金融抑制。金融深化与经济增长存在很强的正相关性。中国经济传统的发展模式已经落后,正处于经济转型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一种观点认为,金融抑制妨碍了中国经济转型,因此,通过金融创新促进经济转型的观点指导了过去几年中国金融市场的自由化进程。

金融自由化包括内部的自由化与外部的自由化,前者主要是放松监管,而后者主要是放松资本管制。中国采取了放松管制、利率市场化等政策,与此同时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但并未放松资本管制。在这个自由化的过程中,金融创新作为整体经济创新的一个部分得到快速的推进。但是,金融创新与金融安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缺乏体制基础的前提下,金融创新的孤军深入可能会制造风险。

在次贷危机发生之前,比较主流的观点还是强调金融创新的正面意义,推动市场自由化进程。比如,一种观点认为,金融创新通过对技术的运用使得金融交易成本大幅度下降,也可以分散金融风险;米勒通过对美国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金融创新的回顾认为金融创新有利于金融整体的稳定和安全,严重的金融动荡将因金融创新而平息。

但是,次贷危机终结了人们的乐观情绪,对于次贷引发金融危机的思考,英国金融服务局从结构化金融创新、 风险的信息透明度等方面分析了金融创新会导致整个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增大,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也认为,复杂的金融创新比单一的创新工具对双向交易和流动性更 加敏感,从而具有更大的脆弱性。事实上,明斯基早就对金融创新与金融稳定性进行了研究,他认为金融创新导致信用非理性扩张,使得整个金融体系可能演变为一场溃逃。

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可能需要金融深化优化资源分配,推动经济更快速的增长,有利于转型顺利成功。但是,事实上,这一阶段推动金融创新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有研究认为,金融创新在稳定时期给金融市场和经济增长带来了更大的弹性;但是在衰退和危机期间,金融创新则带来更大的波动性和脆弱性,可能造成经济的系统性风险。这可以从东亚国家的危机中得到印证。1980年代,处于转型期内的日本加速了金融自由化的进程,与此同时又实施了过于积极的财政与货币政策,直接导致了经济泡沫化。可以说,金融创新与自由化是危机的一个重要推手。1998年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也是因为东南亚一些国家金融自由化进程过快让金融体系过于脆弱,无法应对资本流动带来的冲击。

我们必须吸取最近的次贷危机以及几十年前日本经济转型的两次教训,在转型期内鼓励金融自由化以及放松监管,可能对经济转型与健康增长并未有多大的益处,相反,可能会增加金融机构经营风险以及金融体系的风险,削弱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威胁到金融安全。一项统计也显示,在1980年至次贷危机爆发前,全球发生的26次金融危机中,有18次发生在金融自由化后的五年内。

因此,当前必须对金融市场进行整顿,加强金融统筹监管,确保金融系统良性运转,与此同时,必须推进金融深化,金融深化不等于自由化,是一个完善金融体系的过程,就像在此次会议上提出的,要推进金融业公司治理改革,强化审慎合规经营理念,推动金融机构切实承担起风险管理责任,完善市场规则,健全市场化、法治化违约处置机制。金融深化过程不能过于急躁,需要打下扎扎实实的基础,否则,会对金融安全构成威胁,必须加以重视。